一个90后的技术美工曲折之路

因为看到别人的成长回忆博客时,听到了莫文蔚《盛夏的果实》有感而写这篇博文。

那是初中的时候,啊,应该是小学快毕业的时候,那时候上网还是靠电话猫,那个猫拨号的叫声令人怀旧。我生活在一个小城镇中,学校周围有几家家庭网吧,都是一些旧机器拼在一起,连上互联网是后来的事。

那时候浏览网站是一件很酷的事,人们管那叫“网上冲浪”,现在仔细想想还真是那么回事,网上发生的事都是一波一波的,有人站到浪尖上,有人被海水淹没……

IE是我见过最早的浏览器,那个蓝色令人难忘。从小学开始已经普及计算机教育了,到初中后就会有那么一门叫“信息课”的课程等着你,课本上全是微软的产品使用入门,想来真是好笑。

小学最后几年真是人生中的一个小辉煌年,我开始接触到了很多计算机的书,有些来自图书馆,有些来自书店,令我映像深刻的是《电脑报》这个报纸,上面的小技巧,新技术的文章,令人着迷。我记得那是一个暑假里,用我父亲的办公室里的联网办公电脑,按照一张从书上抄下来的步骤,用winamp配合FTP搭起了一个简易的在线电台,只要登录这个网站就能听到我当时说话的声音,我表弟在QQ的另一头的家里,验证了这次实验的成功,那感觉真是美妙啊(时间已久具体的技术细节已经忘记)。那时候我只知道用Frontpage做网站,虽然连这个软件本身的英文单词意思都没弄清楚。

初中的时候,因为刚刚接触在线搜索这种东西(google)感觉很神奇!在一次学校活动种需要挑几个学生去做些东西拿去展示,因为班内认真学计算机技术的没几个,我被有幸挑中,当初真是没什么顾忌,直接构思了一个搜索网站(想来可笑,因为当时更本不知道自己使用的搜索网站是什么),在现在看来那个不成熟的想法,应该是要做一个类似图书馆数据库的东西,方便索引图书。

江湖网站,聊天室,论坛……各种网上应用不断冒出,那时候感觉像触手可及,却又感却深远。

“想自己做一个,和别人一起来玩,想自己做一个,和别人……”。

高考的风暴无情的刮来,这项爱好被无情的终止了。

风暴结束了,我却在另外一个地方,一个离家很远的大城市,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这里人人都学计算机,人人都捧着一样的计算机教材(盗编),但他们大多数是“被”送进来的,这里是计算机职业教育学校。

我阴差阳错的选了“环境艺术设计”虽然也是用计算机,但只用到做图这个功能(之后的熟练的PS操作就是从这里开始积累的)。学校不停的调各种软件课程来搪塞学生,不少不懂潜规则的学生都默默的逃避着上课。我认识了不少其他专业的学生,大开眼界!其中有真正的程序员,还有未来的网管(笑),看他们那个代码敲的真是顺溜啊。

这看似美妙的校园生活,转瞬即逝,这里所有人都逃不掉那个潜规则,1年以后学校以实习为由把找不到工作的学生都推给企业雇主做廉价劳动,为新生腾出学习场地。

我也逃不掉了。

在那座城市折腾了一年后,还是继续决定去读本科(脱产自考),依然是那座城市,但身处国家一本院校的校园里,感觉完全不同了。可以这么说——宛如仙境。

我改学“平面设计”终于在图书馆、老师的教育、网络上各路神人的点化,领悟了设计的真谛。在图书馆里找到一本《学习WEB设计》重燃过去做网站的激情,在那个图书编码整齐的大学图书馆里,找到你熟悉的领域,仿佛就像回到了故乡。我在图书馆里看到很多前人写的前端技术,网页设计技术书籍,终于摸清做站的脉络了。

网页设计只是“网站”这种产品的一个工艺加工过程。

没过多久,依然逃不掉那个潜规则,学生们提前吃毕业餐,各奔东西。

我幸运的来到一家创业扶持的大学生企业,是一家网络公司,BOSS是一个很有远见的一本理工生,对人也很好就是我去的时候只剩下他一个人了(笑)。办公室里好像发生了什么事,很多前员工留下的东西都没清理,积累一层灰。诺大一个办公室平时就我一个人使用,我当时的主要任务就是做“速成站”。这种网站需求时间短,用后即抛弃型,感觉像一次性筷子似的。我的技术水平刚好可以做这个。一个月就和BOSS见两三次面,这种寂寞的工作模式养成了我独立解决问题与折腾新技术的习惯。这家公司最终还是因为资金的问题,搬到便宜的郊区去了,我也辞职了。

失业了大半年,在新的一年里好运又再一次让我找到新工作,又是网络公司,不过这个BOSS看起来经验比较丰富一些,而且公司的人气也比较旺,工作模式也和过去差不了多远,我继续折腾新技术,继续做网站,而且越做越快。





访客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当前字数:0
评论内容限制在250字以内,提交后经管理员审核后发布。
提交评论